薛海波 本报记者程天赐

种苗、技术、销售等企业全包,农民只管种植,还有二次分红。这是记者近日在山东省嘉祥县采访见到的新鲜事。

本报记者 吴晋斌 马玉

种苗、技术、销售等企业全包,农民只管种植,还有二次分红。这是记者近日在山东省嘉祥县采访见到的新鲜事。

该县万张街道接骨张村已有15年没种地的村民张庆伟又回村种地了。“我把承包工程10%的资金抽出来,将村北350亩地流转过来种毛豆、西兰花、甜玉米。”正在地里指挥村民播种的张庆伟说。他和当地一家绿色高科技农企签订了保底收购合同,此外还有二次分红,二次分红根据产成品等级进行分配。张庆伟说:“仅卖毛豆一年就能挣67万元。”

今年50岁的郝建叶是山西省太谷县水秀乡北六门村最先盖大棚种蔬菜的村民。自己干大棚,郝建叶没赚什么钱。后来把土地流转给一个叫田森农科的企业,郝建叶的收益稳定在了3万元,可是田森农科却一年赔了300多万元。

该县万张街道接骨张村已有15年没种地的村民张庆伟又回村种地了。“我把承包工程10%的资金抽出来,将村北350亩地流转过来种毛豆、西兰花、甜玉米。”正在地里指挥村民播种的张庆伟说。他和当地一家绿色高科技农企签订了保底收购合同,此外还有二次分红,二次分红根据产成品等级进行分配。张庆伟说:“仅卖毛豆一年就能挣67万元。”

万张街道的阳光农科“新六产”产业园,实现了农产品育苗种植、研发检测、速冻加工、仓储运输等融合发展,2017年初被认定为山东省首批“新六产”示范基地。因为这个项目,附近许多村民成了产业工人,张庆伟也是受益者之一。与他签合同的正是产业园里的山东阳光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经过几年试错,田森农科终于找到了一个郝建叶赚6万,企业也稳赚的双赢方式,土地流转这件事变得可持续起来。

万张街道的阳光农科“新六产”产业园,实现了农产品育苗种植、研发检测、速冻加工、仓储运输等融合发展,2017年初被认定为山东省首批“新六产”示范基地。因为这个项目,附近许多村民成了产业工人,张庆伟也是受益者之一。与他签合同的正是产业园里的山东阳光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据山东阳光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兰英介绍,公司把基地种植农户纳入统一的生产经营体系中,在产前、产中、产后全过程提供种子、技术、信息、农资、购销等系列服务,并和农户签订农产品收购合同。“农产品收购后,经公司加工成速冻产品销往日本、欧美、中东等国家。”

现下的大背景是,现代农业需要适度规模化经营,土地流转成为集约化的一个工具。农产品价格低迷,土地流转费用就显得虚高。往前走,还是向后退,对一些流转土地的新型经营主体来讲,是一道难做的选择题。尤其部分工商资本进入农业后,大规模流转土地,简单地将农民变为产业工人,而企业在全能式经营中却发现农业水太深,有没顶的感觉,土地流转也被质疑。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据山东阳光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兰英介绍,公司把基地种植农户纳入统一的生产经营体系中,在产前、产中、产后全过程提供种子、技术、信息、农资、购销等系列服务,并和农户签订农产品收购合同。“农产品收购后,经公司加工成速冻产品销往日本、欧美、中东等国家。”

之所以要发展三产融合,是因为单靠种植蔬菜粮食,无法保障公司和农户的收益。拉长产业链,从单纯的种植向上游育种、下游精深加工及后期提供农技等服务方面延伸,是带动公司发展和村民致富的必由之路。目前,阳光农科已建设了6条速冻加工车间,共2万余平方米。在车间里,周边的300多个村民经过培训,穿上工作服成了产业工人。据统计,全年可增加基地农民工资性收入504万元,平均每人增收1.44万元。另外,阳光农科在科研和安全上也下了大功夫。产业园内,3万平方米的自动智能育苗温室和2000平方米的无菌脱毒组培实验室,全年可培育脱毒一代苗1600万株,繁育各种果蔬种苗8000余万株。

田森农科在山西太谷流转土地发展农业的故事或许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启示。

之所以要发展三产融合,是因为单靠种植蔬菜粮食,无法保障公司和农户的收益。拉长产业链,从单纯的种植向上游育种、下游精深加工及后期提供农技等服务方面延伸,是带动公司发展和村民致富的必由之路。目前,阳光农科已建设了6条速冻加工车间,共2万余平方米。在车间里,周边的300多个村民经过培训,穿上工作服成了产业工人。据统计,全年可增加基地农民工资性收入504万元,平均每人增收1.44万元。另外,阳光农科在科研和安全上也下了大功夫。产业园内,3万平方米的自动智能育苗温室和2000平方米的无菌脱毒组培实验室,全年可培育脱毒一代苗1600万株,繁育各种果蔬种苗8000余万株。

据了解,嘉祥县在阳光农科的示范带动下,华生祥葡萄种植等一批新型经营主体的经营范围都拓展到二三产业链各个环节,农业创新发展、融合发展正成为趋势。

替代农民搞生产 企业年亏 300万

据了解,嘉祥县在阳光农科的示范带动下,华生祥葡萄种植等一批新型经营主体的经营范围都拓展到二三产业链各个环节,农业创新发展、融合发展正成为趋势。

太谷县位于晋中盆地,设施蔬菜是晋中板块的优势产业。北六门村也想搭上这趟快车。

责任编辑:王伟

2011年前后,郝建叶在自家3亩土地上盖起两座拱棚,尝试种黄瓜和西红柿。

“不懂技术,也没时间出去卖,就是等人上门收。第一年没啥收成,算是交了学费。第二年,摸索明白了,一个棚能挣4000多元。”郝建叶说,“跟老伴细算了下,除去大棚的修建加上水电,落不下几个钱。”

“在哪儿干个啥不赚这点钱啊,起早贪黑的。”郝建叶的老伴说啥也不让他继续投资了。那时候,这种情况在北六门村不是个例。

2013年,郝建叶的拱棚迎来机会。山西田森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从一个亏损企业手里接过来493亩流转土地,又从老郝等农民手里流转了230亩土地,流转期为12年。

“田森集团不仅拥有超市销售平台,还有比较完备的物流配送和食品加工中央厨房。”田森农科生产经理桑鹏飞介绍,“建设果蔬基地很必要。”

2013年9月,田森农科流转到土地后,投资近3000多万元,建起了46座温室大棚和95座拱棚;同时从山西农大聘请3位专家做技术指导,还雇用了130名村民做基地工人。

“选择太谷县流转土地建大棚,一是太谷县是国家级现代化农业示范区,二是太谷背靠山西农业大学,人才与技术支撑有优势。”桑鹏飞说。

相关文章